当前位置:矿业小说>历史军事>快穿之软玉温香(h)> 二十九伪手机毒舌妈妈桑x肥宅呆萌迷糊虫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二十九伪手机毒舌妈妈桑x肥宅呆萌迷糊虫(2 / 2)

  何俞林眸色渐深,他拨了拨额角被汗浸湿的碎发,退下外衣,然后将阮玉儿报到床中央一起躺下。

  疲惫不堪的阮玉儿耸拉着眼皮,刚合上眼就睡着了,发出了一阵细微平缓的呼吸声。

  何俞林暖玉在怀,自是欲火难耐,躺了半晌也毫无睡意,又不舍得松开娇人,只得暗自忍耐。

  约莫又过了十分钟左右,男人忍不住了,他将她圈在怀里,一只手绕过她的后背探入衣襟,在浑圆挺翘的雪乳上轻轻揉捏。

  阮玉儿双眼紧闭,下意识发出了一声甜腻的呻吟,何俞林的鼻尖盈满了独属于她的幽香,他暗暗吸了一大口,大手只能解解馋的不停狎玩着柔软的雪腻。

  被温热行掌心来回碾磨,娇嫩的雪梅渐渐挺立,娇俏的抵在男人都掌心,何俞林心尖一动,伸出两根修长的玉指,精准的捻起软嘟嘟的蓓蕾,细细的搓揉挑动。

  阮玉儿被折腾的不停喘息吟哦,怎么扭动也无法逃离男人的手掌。气愤的蹙紧了柳眉,却又无可奈何,她心里默默想着:“这个家伙,怎么在梦里面也不放过她啊!”

  察觉到手指间的湿润,何俞林眯起眼睛,舔了舔干涩的薄唇,果断伸手将女人翻了个身,面对着自己,一把拉开她宽松的衣襟,向下一拉,将两团肥腻的雪乳尽数暴露出来。

  阮玉儿发出了一声闷哼,又沉沉的睡了过去,只是精致的眉头依然紧蹙,似是被男人扰的烦闷不堪。

  何俞林淡淡睨了一眼,见她没醒,嘴角的笑意越拉越大,他低头一口攫住右边那枚惹人垂涎的粉樱,在嘴里不停裹咬舔弄,萦绕着一股浓郁的奶香味。

  男人只轻轻一吸,清甜的奶水便从细小的奶孔里喷涌出来,他连忙大口吮吸咂弄,清晰的吞咽声不停的在静谧的室内回响着。

  只见一个男人埋在阮玉儿饱满高耸的雪峰间,好似婴儿一般牢牢的吸着一边的乳房,淡粉的薄唇含的紧紧的,连那朵小巧娇媚都乳晕也一并含进了口中,不留一丝缝隙。

  另一边也被男人占有欲强的牢牢的揉握住,待两边都吸空奶水后,何俞林满足的咂咂嘴,却仍不愿松开口感极好的奶头,依旧含在嘴里舔弄,左手捻弄着另一边红肿挺立的奶头,他舒适的捏了捏软绵的触感,渐渐的堕入了黑甜的梦乡。

  于此温馨祥和的气氛不同,陆易枫面色阴翳的坐在沙发上,他疲惫的捏了捏眉心,原本温润清朗的嗓音变得低哑,夹杂着他此时沉沉的低气压,让人不怒自威,他漫不经心道:

  “你们就是这么看的人,嗯?”

  最后那个上挑的语调让一旁侍候的管家吓的低垂着脑袋一动不动,颤着声线道:

  “少爷,今天下午江程少爷来过,我...”

  “行了。”

  被打断的管家连忙闭紧了嘴,暗暗擦了擦额头的冷汗。

  陆易枫半阖眸子,骨节分明的手指左右松了松脖颈的领带,他伸出长臂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,正准备起身时一阵突兀的电话铃声响起。

  陆易枫蹙了蹙眉头,接通了电话,只听那头人急切焦躁的说:

  “老板,公司的重要文件泄露了,上次那个加密项目被一直想拦截的预研集团钻着了空子,但是安保部门的防火墙并没有发出警报,所以目前我们还没有查出是谁攻击的系统....”

  “一群废物!”

  陆易枫阖上眸子,沉声吩咐他调动技术部所有人彻查,紧接着他好似突然想到什么,目光阴鸷,但再一想到阮玉儿,他又颓唐的跌回沙发,手半掩着脸,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。

  “玉儿,你就这么喜欢他么,吝啬到分一点,哪怕只有一点....给我都不可以么....”

  无声的喃喃飘散在空荡寂静的房间里,一点晶莹顺着他黯然的面庞滑落消失不见。

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  “玉儿,下来吃早饭啦~”

  第二天一早,江程掐准时间,准时侯在了阮玉儿房门前敲门,等房门一开便绽开灿烂的笑容温声道。

  “啧,想不到江少爷待客这么热情啊~”

  一道不属于女人的声线钻入他的耳朵里,江程布满笑容的俊脸顿时龟裂,他嘴角不自觉的微微抽搐。

  “你...你..你.....”江程震惊的几乎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,语不成句的结巴道,何俞林一脸戏谑,接着话茬:

  “我怎么了?看见老熟人激动到说不出话来了?”

  “你怎么在这?!不对..你怎么在玉儿的房间里!!!!”

  江程怒意丛生,探着脑袋想透过他身侧瞄到里面,何俞林却又往他面前挪了一步,冲着他笑的一脸人畜无害,把江程恶心的直搓胳膊,恶狠狠的瞪着他,撸了撸袖子,准备一把把他退开直接进去。

  “诶?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,再怎么着...我也是宝贝的正牌老公吧?”说罢,还故意的对他暧昧的眨眨眼,惹的江程恨不得一拳揍到他那张欠揍的脸上。

  “放屁!你俩还没领证呢?算哪门子夫妻!你别喊的那么恶心,等一下,难不成...你和玉儿..呆了一个晚上?!!!!”

  江程手指微颤,忍不住爆粗口,僵硬的问他,何俞林尤嫌不够似的,一脸愉悦的点点头:

  “你就这么关心我和宝贝的夜生活么?我们不光呆了一个晚上,还是在一个床上呢~”

  江程闻言脑子一阵嗡鸣,气的两眼一翻,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晕了过去,一旁呆滞的保姆惊呼一声,连忙上去扶住了江程。

  “啧,这就不行了?”

  何俞林嫌弃的撇撇嘴,而他身后揉着眼睛正准备出来的阮玉儿则是一脸懵逼,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
  “发..发生什么了?”

  (某夕)作者的话

  好吧~_~我的预判一向不准(′-i_-`)

  迟来的一更~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