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矿业小说>都市言情>思音不觉(古言 1v1)> 了了非明(完)(言煦x姜了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了了非明(完)(言煦x姜了)(2 / 2)

  陆思音剥着橘子看两人坐在她面前相互较量,犹豫了一阵说:“既然军营的事都交给阿煦了,就让他做主吧。”

  言煦“哼”了一声就走了。

  被言渚盯了半天之后,陆思音笑着往他嘴里塞了瓣橘子:“军营归他管,城防是你的事,你让那姑娘到你那儿去不就得了。”

  也是这个道理。

  “好人都让你做了,你儿子就留给我得罪是吧。”言渚捏了捏她鼻子。

  她只是笑:“咱们要是都不帮他,他也不好受嘛。”

  由此姜了算是在延吴安顿下来。

  言煦被他爹暗将了一军之后已经气过一回了,然后眼看着姜了往王府和军营跑,有时候是帮忙做事,有时候是来送自己做的一些东西,连他无法无天的妹妹都一口一个“姜姐姐”叫得亲热,他烦得直接到军营待着,然后发现从小带他练武的明封也被策反了。

  “明封叔!”他打断了明封想要提姜了的话。

  不过姜了这儿也不好过,她都抓着一切机会跟言煦说,她是喜欢他的,可对面的人就是不为所动。

  又因为他到了要结亲的年岁,时不时就有人来探听消息,过路出使的什么外国公主总是有来暗送秋波的,那些个高官世家的娘子,一到了宴饮的时候一双眼睛也总盯着他。

  “我说,你们这儿的女子都这样吗?一双眼睛就差把他生吞活剥了吧。”姜了看着一个言笑晏晏的贵族小姐跟言煦道别时说。

  言瑜叹了口气,她是累得不行说:“咱们这儿风气如此,喜欢不喜欢的,大家都不藏着,你看我哥好歹也是人模人样的,招人喜欢也正常。”但是她也快烦死了,一些稍稍讲点儿规矩的,便都趁着赏花游湖来请她,顺道再让她把她哥捎上,最后无聊受罪的都是她。

  “哥,你什么时候成亲啊?我真的不想去了。”她哭丧着脸看着言煦,对方却只往她嘴里塞了一口菜叫她安静吃饭。

  晚上消食的时候,言煦本坐在院子里,见陆思音来了,叫了声娘,又斜躺在她怀里。

  陆思音替他理着头发,轻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  “没事。”

  总是这样,心底有气也说的少。细长的手指从他发丝间穿过,杂乱的心绪似乎也在被梳理清楚,他盯着前方的花台问:“娘,我不是生气,我只是觉得,我骗过她,她也利用过我,算是了清了。”

  “那你还对人家那个脸色?”

  “我不知道,不知道该信什么。娘被人骗过,还能信吗?”

  都听了那么些嫌弃他的话了,他也弄不清她现在说的喜欢,又有几分真。

  陆思音低下头笑:“那得看人,你爹骗我啊,我下回估计还得信。”

  闻言言煦也只能笑笑,等头发重新束好只好才起了身,转眼见到他爹走出来,又被叫了一声“臭小子”,赶紧转身跑了。

  一日姜了才从营里出来,便听到几个人窃窃私语,说言煦今天破天荒跟人去青楼了,当场砸了抱着的面罐子。

  回去喝了两杯酒,她越想越气,结果又听到门口有什么动静。

  她到屋子前一看,便是言煦拉着一个女子往她对面的屋子走,她趴在墙外,听到里头有女声与他对话,一咬牙就翻墙直接进去,而后到唯一一处有烛光的屋子前敲了门。

  “谁?”言煦问。

  “姜了。”她硬着头皮一把推开门,只见到言煦一个人站在里头,不知道方才那女人去哪儿了。

  “出去。”言煦冷脸正想赶她,然后就被她反身推到门上。

  “言煦你怎么回事啊,你现在怎么也学得跟京城里那帮人一样爱喝花酒了,怎么还玩金屋藏娇养外室了?”她醉了一些,皱着眉一开口就是酒气。

  “让开。”他不想伸手去推,对面的人却一手撑在门上不让他走。

  “不让,”她坚持,“我真的记不得咱们最后一次喝酒我做了什么了,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事……我都说错了不行吗?我那时候就是蠢嘛,你要是记恨我你打我骂我也行啊,别一脸跟我没关系的样子。”她嘟囔着。

  言煦瞥了一眼墙角,额头上青筋凸起,沉声道:“我们出去说。”

  “不,出去你又要甩掉我,”姜了算是被他躲怕了,一步不肯让,看他表情略有松动便一狠心抱了上去,“你送我那个人偶,是什么意思?”

  “忘了。”

  “人偶上有红纸,你想跟我提亲是不是?”她问。

  “不是,你松手。”

  “可是我喜欢你,”她看着他缓和下来的神色,坚定说,“我想和你成亲,行吗?”

  两相对视,她看到言煦的喉结动了动,正等着他开口。

  “那个,”房间角落里传出一个声音,而后言瑜从墙角抱着自己的行李悄悄走出来,“我是不是,不该听啊?”

  姜了愣了片刻,立刻松开言煦,一时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,言煦冷着脸对言瑜说:“睡一晚明天赶紧回家。”而后就拉着姜了走了。

  言瑜是因为实在受不了那些贵女来邀她聚会离家出走的,言煦才把她抓回来,这相邻的几间房子都是王府的,谁知道姜了是怎么跑出来的。

  他把姜了拉回了她自己的住处,正准备走的时候又被抱住了手臂。

  “放手。”

  “你今天去青楼干嘛了?”她问。

  他发现不能跟喝醉的人纠缠,无奈说:“替手底下的人处理些事。”

  看她死拉着不放手,言煦松了劲儿坐到一旁,默了片刻问:“还喜欢郑骁吗?”

  她摇摇头,又说:“喜欢你。”

  “这会儿又不是他哪儿都比我强了。”他自己都觉得这话说出来一股酸味。

  她皱眉,完全想不起她说过这话,只能硬着头皮答:“我瞎了眼。”

  过了半晌,看到他对着她的半边侧脸,终于没憋住笑,嘴角微弯,在烛火里掩映出一片阴暗。

  她抿着唇慢慢伸手抱住他,柔声问:“那,你还,还想和我……”

  她轻轻亲了上去,对面的人没有拒绝,她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  软唇轻触,缠绵了一阵,呼吸渐重,他说了句“以后不许再喝那么多酒”,她点了头,大概以后也没什么能让她发愁难过的事了,也就不需要酒了。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