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矿业小说>都市言情>小豆蔻NPH> 温简番外(前世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温简番外(前世)(1 / 2)

</dt>

&emsp;&emsp;短短两个月,这栋富丽堂皇的别墅便办了两次丧宴,一次男主人的,一次女主人的。

&emsp;&emsp;温简跪在空旷的灵堂,垂着脑袋,脸色是久不见阳光的苍白。他背脊挺直却又纤弱,十八岁的男孩子,单薄的却还像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黑色的衬衣下是突起的肩胛,微微弯曲的脖颈纤长脆弱。

&emsp;&emsp;又有谁被领着进了灵堂,他眼睫颤了颤,又恢复了默然。

&emsp;&emsp;“没想到林柏秋也是个痴情的,竟然就这么跟着去了。”来人声音充满惋惜,上了柱香后,忍不住同身边人感叹道。

&emsp;&emsp;旁边人叹了口气,“谁说不是呢,柏秋这些年也是荒唐,都让我们忘了她曾经也为了那位跟家族抗衡过,最后林家不得已才让那个男人带着儿子入赘。”

&emsp;&emsp;“这么说来,我记得林柏秋开始荒唐好像就是从那个男人生病开始的?”想到当年惊鸿一瞥瞧见的男人容貌,来人觉得有些可惜,瞧见温简在那边跪着又不好多说。

&emsp;&emsp;几人相视一眼叹了口气往外走,一直到门口了才有人开口道:“林柏秋这人……诶,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呢,活着的时候不好好对人家,见天儿跟这个那个男人牵扯不清,现在人死了她又舍不得跟着去了,有什么意思,这不是糊涂嘛。”

&emsp;&emsp;旁的人便劝她,“人都死了,还说这些干什么,倒是那个孩子,在林家估计讨不到好……”

&emsp;&emsp;几人声音越来越小,一直到灵堂重新回复宁静,温简才抬头,看向灵堂上的遗像。

&emsp;&emsp;遗像上的女人叁十多岁的模样,没有笑容,眼神总透着轻佻不屑,是他最恶心的模样。

&emsp;&emsp;他定定的看了许久,等到灵堂外再次传来声音,才又低下头,重新变成了那个木然沉默的少年。

&emsp;&emsp;林家给自家女儿定了海市最昂贵的一块墓地,和温简的父亲温临一个墓区,环境清幽安静,真正寸土寸金。

&emsp;&emsp;那天,阳光特别特别明媚,墓区的绿化做得极好,远远看着就像片片青山连绵。温简等所有人走了以后,才走到不远处另一个墓碑前,缓缓跪了下去。

&emsp;&emsp;碑上男人的照片是他年轻时的模样,眉眼温润清和,笑容清朗,温柔雅致,同温简的面容像了七分,却多了一份通透包容。

&emsp;&emsp;温简凝视着这张照片许久,嗓子拥堵干涩,半晌从喉间发出小声含糊不清的“爸……”

&emsp;&emsp;他已经,很久没有见过他了,一年,还是两年,他都不记得了。从他走上那条不归路,他便再也不敢去见他。

&emsp;&emsp;“我知道你喜欢她……”

&emsp;&emsp;阳光很是热烈,空气中蒸腾着撩人的热气,偶有一阵山风吹过,带来些许蝉鸣,墓碑上缠绕着的绿色藤蔓随风簌簌作响,淹没了少年的未尽之言。

&emsp;&emsp;“可她不配。”

&emsp;&emsp;“她那么肮脏。”

&emsp;&emsp;“我便送她下去赎罪。”

&emsp;&emsp;“……原谅我吧。爸爸。”

&emsp;&emsp;***

&emsp;&emsp;外界都传林柏秋是因为爱人去世悲伤过度,导致神思不属精神恍惚,一脚踩空了楼梯直接从叁层楼摔了下来。

&emsp;&emsp;可只有尸检人员以及林家几个长辈知道,她根本就是死于纵欲过度。林家所有人都知道林柏秋男女关系淫乱荒唐,对这个结果除了觉得痛心外就是觉得丢脸,匆匆敛尸办了丧宴,也默认了外界的那套说辞。

&emsp;&emsp;对于这个结果,温简是有合理预判过的,甚至这个计划早在两年前看见林柏秋病历上要她禁欲的医嘱时,就形成了一个雏形。

&emsp;&emsp;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筹码,十六岁的少年身材颀长却又多了成年男性没有的青涩,再加上那张脸,面无表情都很勾人,更别提主动展露风情了。

&emsp;&emsp;从被动到主动,从双人运动到多人运动,各种混乱淫靡的场景温简跟着林柏秋看了不少,甚至参与过其中。

&emsp;&emsp;林柏秋总说他干净,尤其是各种液体各种气味混杂时,他还是干干净净的模样,可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有多脏,有多恶心。

&emsp;&emsp;每次过后,他总要去洗手间干呕,胃酸一阵阵往上涌,只要一想到那些白花花的肉体,粘腻的体液,肮脏的交易,他就不可抑制的泛恶心。

&emsp;&emsp;林柏秋死了,他以为自己能重新活过来了,可刻在骨子里的阴影却挥之不去。他没有办法与人接触,甚至连无意间的碰触都会引起的强烈的反应。

&emsp;&emsp;他严严实实地包裹好自己,抗拒和别人的接触,像游离在人间的一个鬼魂。

&emsp;&emsp;鬼魂很多时候都是无害的,除非有谁勾起了他的恶。

&emsp;&emsp;他第二次计划一个人的死亡时,是在大叁那年,对象是他们院一个副教授,四十多岁,同林柏秋死的时候差不多年纪。

&emsp;&emsp;“想保研吗?”

&emsp;&emsp;温简对人的目光太过敏感,当那道目光隐晦却又侵略的流连在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时,他身体产生了非常熟悉的反胃反应。

&emsp;&emsp;他呼吸略微急促,脖颈上青筋绷起,他按耐住身体的应激反应,压抑着眉眼看向房间另一个人,一个长得高高帅帅的学长,也是喊他过来的人。

&emsp;&emsp;副教授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微微笑了起来,眼角的皱纹立刻明显,“不用担心,他已经成功保研了,以后就会在我手底下搞研究,成为我的直系弟子。”

&emsp;&emsp;她手一伸,那个学长立马伸手握住,她看着温简,就像是对一个喜爱的小辈,如果眼神中没有那种浑浊的欲望的话:“我只是比较喜欢你们这些年轻的男孩子。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,我看过你的成绩,保研是够了的,但这世上最不缺意外了,最好加一层保障不是吗?”

&emsp;&emsp;她手探了过来,仿佛是一种试探。温简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,他突然躲开那只手,撞开门跑了出去,然后进了洗手间大吐特吐。

&emsp;&emsp;那个学长跟着跑过来,看他这副惨样叹了口气,以一种过来人的口吻劝他:“欸,你何必呢……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