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矿业小说>都市言情>玻璃星云> 【番外|福利章】领带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【番外|福利章】领带(1 / 2)

</dt>

&emsp;&emsp;有时候,廖簪星不想用简单的“爱情”定义她和云亭。

&emsp;&emsp;爱情空洞无物,之于她是抄完作业才得到的参考答案。但云亭是代写作业的那个人。

&emsp;&emsp;和他在一起已像呼吸一样习惯而自然。短暂又漫长的二十余年,也只有这么一个人而已。

&emsp;&emsp;也无法纯粹地定义为“男朋友”。和其它乱七八糟“妈妈”“家人”的身份纠缠在一起。约莫感情也是这样复杂难名,许多时候本能使然,却说不清这算不算爱。

&emsp;&emsp;比如被他督促做不喜欢的事,却不会觉得“讨厌”。

&emsp;&emsp;廖簪星低头看了眼手机,时间合适,从公园长椅上起身,溜达回家。

&emsp;&emsp;云亭看起来也刚到家,西装外套还搭在臂弯,猫在厨房里,只顾着找碗装手上提的油炸鸡叉骨。

&emsp;&emsp;“跑完回来了?累不累?喝水吗?”他回头看了一眼,又陀螺似地转去接水。走动时剪裁合身的西裤勾勒出臀型,白衬衫也将宽肩窄腰规规矩矩收束。

&emsp;&emsp;“唔。”廖簪星含糊其辞,只字不提跑步时间她是如何坐在公园长椅上吃炒河粉的。舔了舔小虎牙,好像还残留味道,决定待会再接吻。“你比赛怎么样?”

&emsp;&emsp;是心虚情况下的没话找话。除非两人都在家,否则云亭每天都在给她发信息,甫一公布奖项她就知道了。

&emsp;&emsp;“一等奖,师兄说会有不少钱。”

&emsp;&emsp;他也耐心重复,碗和水杯一并搁上餐桌。低头定定看了她片刻,忽然寡廉鲜耻地征询,“饭后零食,想先吃哪个?”

&emsp;&emsp;只有一份垃圾食品,他也没有回身去做晚饭的意思,另一个“饭后零食”的选择指的什么,不言自明。

&emsp;&emsp;她一向不如云亭诡计多端,还演技绝佳。从她没有立谭床怠胺购蟆笨季捅┞读恕□

&emsp;&emsp;“……”廖簪星微恼,抬手抓住领带就把人扯下来,迫使他呼吸急促又如愿以偿地弯腰俯近,嘴唇狠狠撞上牙齿。

&emsp;&emsp;“……你总在外面吃。”

&emsp;&emsp;亲吻良久,银丝黏连,唇瓣已被她咬肿。云亭下意识舔了舔,血腥,扶住她肩膀得寸进尺从脖颈亲下去,还委屈地抱怨。这抱怨也无多少真怨,更像调情的嗔怪。

&emsp;&emsp;领带在唾液交换中被她扯得勒紧,比真正的项圈更多强迫与羞辱意味。如同训狗的牵绳,要更近更驯服才能免受痛苦。

&emsp;&emsp;他索性跪下去,跪在她的椅子跟前。

&emsp;&emsp;原木餐椅也可作无上的王座,跪为忠诚的仆从则在赐予的恩允中犯上。一坐一跪,云亭低眉顺眼,却捋高她的卫衣,运动内衣也推上去——廖簪星只在锻炼时穿内衣,从光洁无汗的皮肤就能看出今天跑步又在摸鱼——喘着粗气亲吻她的胸乳。

&emsp;&emsp;“转发给我做菜的视频…我学了,你却偷偷…哼嗯……点外卖……”

&emsp;&emsp;高中就发现了。放假没食堂吃,廖簪星就胡乱下苍蝇馆子,过年也吃外卖,还时不时加点不健康夜宵。大学没同居的第一学期,有早八就不吃早饭,还有过“说了晚安但又抓到她在蚂蚁森林偷绿色能量”的前科。

&emsp;&emsp;这么多年了,她确实有独自生活的能力。但与其说“生活”,更像是“生存”而已。

&emsp;&emsp;他并非要强迫她改变,毕竟他也一直是陪她吃垃圾食品的共犯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